! 现在是 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曹妃甸湿地再次发现4只东方白鹳死亡|中国绿发会密切关注
春天,东方白鹳~
河北 守护东方白鹳的“铁塔家园”
东北地理所联合来自国内外多家单位参会的专家共同发起“建立国际湿地研究联盟”倡议
护飞行动 | 吉林枪杀东方白鹳案告破
CCTV-13新闻频道高清直播
洪河农场“东方白鹳之乡”品牌 叫得响立得住
洪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制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陆生野生动物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管理条...
 
信息浏览
 
湿地生态廊道保育与生态恢复研究—以三江平原浓江湿地生态廊道为例
  


湿地生态廊道保育与生态恢复研究—以三江平原浓江湿地生态廊道为例

朱宝光

(黑龙江洪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建三江  156300

 

摘要:湿地生态廊道是位于湿地区域之间的具有一定宽度的条带状通道,它能使湿地中基因流动,具有重要的栖息地、传输、滤过和阻抑以及物质源、汇等功能。浓江湿地生态廊道是连接黑龙江洪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三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重要生态通道,位于浓江河中游,全长5.10km,由漫流性沼泽、河流河床、河漫滩、阶地和周边岛状林组成。20088月,通过全球环境资金项目黑龙江省项目办公室推动,黑龙江农垦建三江管理局与抚远县人民政府成功签订了“浓江湿地生态廊道”共同保护协议。近年来,由于廊道长期处于模糊权属问题,未能建立一个长期有效的共管机制,给浓江湿地生态廊道的保护带来了威胁。通过对三江平原浓江湿地生态廊道自然资源调查和湿地保育与生态恢复研究,探索出一条适合生态廊道保育和生态恢复的模式,可为今后其他地区生态廊道的保护和恢复提供借鉴意义。

关键词:生态廊道;保育;生态恢复;三江平原

Abstract:

Wetland ecological corridor is located in the wetland area between a certain width of banded channel, it can make the gene flow on wetland, also it has the functions like important habitat, transmission,filtration,repression,material source, sink and others. Nongjiang wetland ecological corridor is an important ecological channel which connects Honghe National Nature Reserve and Sanjiang National Nature Reserve.it locates in Nongjiang River middle reaches, full-length 5.10km. It composed of swamp, river, floodplain, terrace and the island forest. In 2008 August, by GEF project office of Heilongjiang province, The Jiansanjiang State Farm of Heilongjiang General State Farm and Fuyuan government signed the "Nongjiang Wetland Ecological Corridor" co-conservation agreement together. Because of misty ownership on the corridor and dont establish an effective management mechanism in a long-term, it poses a threaten to the protection of wetland ecological corridor In recent years. Through the survey of natural resources wetland conservation and ecological restoration researching on Nongjiang wetland ecological corridor in Sanjiang plain, we explore a suitable model on ecological corridor conservation and ecological restoration and also it can provide reference to the other areas in future.

Keywords: Ecological Corridor; Conservation; Ecological Restoration; Sanjiang plain

1.自然概况

浓江湿地生态廊道位于三江平原黑龙江一级支流浓江河中游,浓江河发源于黑龙江省农垦建三江管理局青龙山农场与浓江农场之间的湿地处,全长126km,流经浓江、前进、洪河、鸭绿河、前哨等6个国营农场、经寒葱沟、浓江镇、抚远县城汇入黑龙江,流域面积2630km2,浓江河在洪河自然保护区内长25.7km、在三江自然保护区内长44.5km,在浓江湿地廊道长5.10km,宽1.30km,河床宽100~200m,而河漫滩宽1~1.3km

浓江湿地生态廊道(133°46'29"-134°13'20"E47°58'20"-48°10'20"N)具体位于农垦建三江管理局鸭绿河农场、前锋农场和抚远县鸭南乡之间,行政区域隶属于抚远县,总面积1036.81hm。(见图1)。廊道上游无明显河槽,河道弯曲,并有茂密的沼泽植被阻滞,水流速缓慢,下游河槽明显。河岸高程在40~56m,河道坡降1/8000~1/12000,水深1~9m[1]。建立两个自然保护区之间的生态廊道,对于保持内陆湿地生态系统的完整性、自然性,维持物种之间的自然交流,保存野生生物种类的丰富性和多样性及生物特有的遗传基因具有重要的生态意义。

 

 

1 浓江湿地生态廊道

Fig. 1 The location of Nongjiang river wetland corridor

 

2.廊道生物多样性

2.1动物多样性

    浓江湿地生态廊道是以沼泽湿地生态类型生境为主,因而动物的种类及分布有其特殊性,即以湿地动物种类占绝对优势,特别是水禽种类多且数量大;鱼类因无大型水面及河流而显得种类贫乏,但数量较大;两栖类、爬行类和兽类则无论种类和数量均较少。

本区记录到鸟类1641184种。其中,国家重点保护鸟类东方白鹳(Ciconia boyciana)、丹顶鹤(Grus japonensis)、白枕鹤(Grus vipio)、大天鹅(Cygnus cygnus)、白琵鹭(Platalea leucorodia)、鸳鸯(Aix galericulata)、白尾海雕(Haliaeetus albicilla)和乌雕(Aquila. clanga)等16种;记录到黑龙江省地方重点保护鸟类9种,记录到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皮书种鸟类18种,包括濒危鸟类6种,渐危鸟类12种;还记录到列入世界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1中的鸟类5种,附录2中鸟类8[5]

记录到有兽类61019种。有雪兔(Lepus timidus)、豹猫(Felis bengalensis)、狗獾(Meles meles)、赤狐(Vulpes vulpes)和貉(Nyctereutes procyonoides)等[3]

记录到有鱼类3520种,主要有黑龙江泥鳅(Misgurnus anguillicaudatus)、黑斑狗鱼(Esox reicherti)、鲤(Cyprinus carpio)、葛氏鲈塘鳢(Perccottus glehni)等[4]

记录到两栖爬行类数量种类均较少,仅记录到379种,主要有极北小鲵(Salamandrella keyerlingi)、黑龙江林蛙(Rana amurensis)、黑斑侧褶蛙(Rana nigromaculata)和丽斑麻蜥(Eremias argus)等[6]

2.2湿地植被类型多样性

    从植被状况来看,浓江湿地生态廊道植被明显的带状分布,有明水河流两侧或季节性来水的河槽部分分布着芦苇群落带、一次向外为菰群落带、苔草群落带和小叶章-杂类草群落带等。   

3.廊道保育现状

廊道位于农垦建三江管理局和抚远县的分界区域,基于廊道内人类活动影响明显,严重影响了廊道湿地正常发育。2007年,在全球环境基金/中国国家林业局/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可持续利用”项目黑龙江项目区推动下农垦建三江管理局和抚远县共同签订了“浓江湿地生态廊道”共同保护协议。

3.1核心区现状

廊道核心区位于洪河与三江两国际重要湿地之间的浓江河段的最核心区域,该区域属于常年积水区,是水源最丰富的地方,为芦苇群落带、菰群落带和苔草群落带所组成。核心区属于严格保护地带。目前,仍有捕鱼活动。

3.2缓冲区现状

廊道是按照洪水风险淹没线10年一遇标准决定缓冲区宽度。浓江河防洪缓冲区宽度为100-200m沿河的植被和蓄滞洪区形成串珠状的河流缓冲带。廊道北侧以人工建设的堤坝为界限,南部以农民的耕作土地为边界。该区域属于季节性积水,多为湿地植被景观和旱生草甸植被景观。常年有放牧活动[2]

3.3实验区现状

试验区为条形廊道靠近湿地、农田和林地的混交带。试验区景观类型主要为农田和林地,该区紧邻居民区和农田,受人类活动影响较大。

4.廊道保育面临威胁与生态保育

浓江湿地生态廊道是两个保护区之间物种交流和迁徙的重要通道,对于建设三江平原国际重要湿地的保护,甚至扩展到东北亚湿地保护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而洪河和三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东北三江平原地区重要的沼泽湿地生态系统保护区,是我国东部地区国际重要湿地的分布区,在全球同一生物地理带中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

4.1廊道保护面临威胁因素

4.1.1湿地资源过度利用

随着人口增加和粮食需求的增大,三江平原湿地遭受大面积的垦殖和破坏。主要表现在湿地面积大量减少和现有湿地类型的严重退化。浓江湿地生态廊道由于处于河道区域,水资源相对比较丰富,退化现象不明显,现有群落仍保持着较为原始状态,但湿地资源的保护却面临着严重威胁。

4.1.2生态基流难于保障

生态基流的下降首先与受到周围原有湿地的大面积垦殖有着直接关系。浓江湿地生态廊道周围有鸭绿河农场、前锋农场、前哨农场等大型农场和抚远县部分耕地,需要大量的地表和地下水,直接影响到廊道基流的保障。

4.1.3地处行政区边界,管理难度大

浓江湿地生态廊道区域原始景观保存良好,生物多样性丰富,也是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天然生态通道。但浓江湿地生态廊道位于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鸭绿河农场、前锋农场、前哨农场和抚远县鸭南乡之间,行政区划隶属于抚远县行政区域。目前,该廊道行政管理权隶属于抚远县畜牧局,但右岸以上土地管理权属于农垦建三江管理局。

从生态管理学角度,廊道区域的管理并非廊道本身,关键是廊道周围的土地和水资源等的管理,这种管理涉及到地方和农垦两种管理体制和两个不同行政区。

4.2廊道生态恢复

4.2.1廊道生态连接

浓江湿地生态廊道在自然分布上是与两个保护区形成一个整体的浓江湿地生态体系,由于行政区划将两个国际重要湿地之间形成了一个瓶颈,制约了本地区生物物种的交流与迁徙,同时也阻碍了浓江河地表水径流和地下水的农业调剂和生态用水。应该将廊道北侧与洪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之间的蓄水坝在浓江河原河道海拔最低处再修建一处长200m溢流道,使其达到生物多样性完整和整个浓江河流域的生态连接,防止生境进一步破碎化。

4.2.2廊道功能区恢复

浓江湿地生态廊道上游紧邻洪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浓江蓄水坝,该蓄水坝是2007年修建,全长2.3km。由于蓄水坝的修建已经阻碍了上游浓江河水自然流向下游,但在浓江蓄水坝上已经修建了一个50m长溢流道,但此溢流道未修建在海拔最低点处,而且溢流道长度不够。在不破坏现有水利设施前提下,在其北侧再修建一处长200m溢流道,主要作用是在枯水期防止洪河自然保护区的地表水随着海拔降低而随浓江河道流失;相反在丰水期时,用以根据保护区湿地生态的演替规律来蓄积水位和调节行洪,将多余的水通过再建的溢流道科学调节流向下游廊道区和三江自然保护区内,以保证下游湿地的正常发育,从而达到浓江湿地生态廊道生态链接作用。

廊道区核心区仍处于开放式管理模式,在靠近前锋农场、前哨农场和地方抚远县鸭南乡的连队和村屯人口比较密集,居住在此的居民经常进入廊道区的浓江河道进行捕鱼活动;此外,廊道核心区向外延伸的缓冲区和包括农田和林地混交带在内的实验区人类活动更加频繁,经常有放牧、烧荒和乱捕滥猎现象,极大威胁着廊道功能区的保育和恢复。农垦建三江管理局和抚远县人民政府虽签署了廊道的保护协议,但廊道区实际土地管理权属于抚远县畜牧局,两个保护区执法部门只能协助管理,没有实际执法权,导致廊道管理权属模糊。应该建立联防机制,共同加强对社区居民开展《黑龙江省湿地保护条例》、《草原法》、《自然保护区条例》等法律法规的普及工作。同时对农民现有的耕种土地面积进行测量,与他们签订土地合同,定期复核土地面积,防止农民将土地向湿地草甸扩展。在不违背土地权属情况下,将现有水田改为旱田模式,可减少因水稻种植过度吞噬水资源,也减少了农民向廊道排放化肥和农药量。

4.2.3廊道水和土壤资源科学管理

廊道区域周围阶地和部分河漫滩区域大量被开垦,多数为水稻种植区,势必会消耗大量廊道内地表水和地下水资源。随着廊道边缘耕地的扩大、种植年限的增加及土壤肥力的下降,驱使农民在化肥和农药的使用量上增加,从地下抽取的地下水再次排入廊道区内,这样的恶性循环,更加重了廊道水质的污染。同时,湿地的垦殖破坏了周围湿地土壤体和土壤剖面,加大了土壤侵蚀和流失,加速了土壤有机质的分解和营养物质矿化,导致土壤沉积物的性质变化。

趋于上述原因,廊道区湿地管理部门应尽大限度地将已耕种的土地退耕还湿、还林或水改旱改变种植模式。即使短时期内不能做到,也应正确引导农民科学合理地使用化肥和农药,减少面源污染和地下水抽取量,防止因湿地缺水导致湿地退化。

4.2.4廊道生物多样性生态恢复

减少放牧和垦殖。廊道内和周围区域的放牧和垦殖活动直接导致廊道区植物和动物物种多样性的降低,也干扰了植物物种的繁殖和动物特别是大型浦乳动物和水禽的栖息环境,降低了廊道内动物物种的多样性。

禁止烧荒和乱捕滥猎。廊道周围为了发展农业而频繁烧荒,火烧对栖息在廊道内的生物多样性造成很大影响,烧荒产生的烟尘影响动物的生长繁殖。同时被烧毁的地表植被,特别是苔草植被的生长发育受到影响。此外,乱捕滥猎也直接导致野生动物数量锐减。

5.结论

5.1建立切实可行的廊道共管机制

农垦建三江管理局和抚远县地方政府虽签订了“浓江湿地生态廊道”双方共同保护协议,但几年来双方都没有对廊道开展联合执法及相关工作。农垦和地方应建立联防机制,指定由一个部门牵头,其他如林业、环保、畜牧、水产、农业、土地、公安和自然保护区参与的共管委员会,定期开展协议框架下的联合保护、管理和合理利用和科学考察工作,携手合作,制定有效措施,确保廊道自然资源不被破坏。

5.2建立有效的湿地廊道保护法律法规

目前,我国还没有一部专门关于湿地廊道保护和管理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或地方层面的条例。由于缺乏统一立法,现有法律法规条款比较分散,难以很好地发挥作用,这种状况无疑会造成湿地廊道执法困难,对廊道保护十分不利。

5.3调动社区居民积极参与廊道发展建设

浓江湿地生态廊道保护和管理必然要牵涉到农民的切身利益,因此要在符合政策的前提下,调动当地居民的积极性开展社区共管、生态旅游、替代生计和环境宣传等工作。

5.4定期开展廊道生物物种和生态系统监测工作

浓江湿地生态廊道是连接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是两个国际重要湿地间的重要通道,开展好这个敏感区域生物物种特别是东方白鹳、丹顶鹤等濒危鸟类的监测和生态系统监测工作,为今后三江平原湿地的科学规划及保护提供了很好的示范和借鉴意义。

 

参考文献

[1] 吕宪国等.三江平原湿地生物多样性变化及可持续利用.北京:科学出版社.2009.152~172.

[2] 姜明, 武海涛, 吕宪国,朱宝光等. 湿地生态廊道设计的理论、模式及实践以三江平原浓江河湿地生态廊道为例[J]. 湿地科学. 2009 (7) 2: 99~105.

[3] 吴建平,张喜祥.三江保护区自然资源研究[M].哈尔滨:东北林业大学出版社,20031~400.

[4] 倪宏伟, 李君. 洪河自然保护区生物多样性. 哈尔滨:黑龙江科技出版社. 1999. 1~239.

[5] 朱宝光,李晓民,姜明等.三江平原浓江湿地生态廊道区春季鸟类多样性研究.湿地科学, 

   200973):191~196.

[6] 韩永利,葛东宁,张永喜.三江平原湿地鸟类资源的现状及保护[J].国土与自然资源研

   究,2003381):76.

 

本文作者

姓名:朱宝光

性别:男

通讯地址:黑龙江省农垦建三江管理局洪河农场

邮编:156332

电话:13329558448

电子邮箱:zhubaog@163.com

 
首页 | 保护区概况 | 党建工作 | 湿地保护 | 科学研究 | 宣传教育 | 白鹳之乡 | 课题合作 | 保护区合作 | 工作动态 | 保护区风光 | 湿地知识 | 政策法规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江洪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版权所有
地址:黑龙江省农垦建三江分局洪河农场 电话:0454-5703077 邮编:156332 E-mail:honghewetland@163.com  企化网络提供技术支持